一个很好勾搭的话唠 画画的 欢迎私信找我玩耍👌拒绝晒卡 不然我杀你爸 头像找ff老师约的

【劫慎】sei la mia luce

是非常自我满足的短打
角色属于拳头ooc属于我💦💦



    慎有着一双漂亮的眼睛,这是劫首次见到慎时跳入他大脑的第一想法。

    他的眼里有着艾欧尼亚秋分时节落日的金辉,深邃而又灵动。

    劫曾见过一位身着灰绿色法袍的大祭司在浮石祭坛上举行对大地祝福仪式,以一颗拳头大的琥珀石为中心,周遭的符文力量在空气中凝聚成点点荧光,魔力元素之间相互碰撞,震动着发出嗡嗡的声响。琥珀石也因此从中心迸发出柔和的金色光芒,祭坛边长相奇异的蕨类植物规律性地闪烁着呼应大祭司源源不断输送的魔力。

    劫在慎的眼里再次寻见了那次奇异的经历,或许慎的眸子里真有着什么艾欧尼亚古老的咒术,毕竟他是均衡教派头领暮光之眼的继承人,有也不足为奇。

    于是某次训练结束后劫对慎提出了这个想法。

    慎先是一愣,紧接着便笑得喘不上气来。他抹着笑出来的眼泪调笑他的小师弟想象力太过丰富,并解释暮光之眼并不是像听起来那样,能用双眼发动神奇的魔法。慎向劫介绍了暮光之眼的职责,和之后他即将经历的继承仪式。

    苦说将在这次仪式中死于无尽的痛苦与折磨。

   
    这是他们这一族的宿命。


   “师傅他…会死吗。”年幼的劫有些无法接受这种毫无人情味的家族宿命,“那之后就只剩慎一个人了,不会觉得不安吗?”这让劫想起了他被带来均衡之前的事来,那些与孤独为伴的日子会永远刻在劫的心里。慎这种从小就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幸运儿或许无法忍受那种感受。

    “……嗯。但这是我们的责任,去维护这个世界的均衡。”一瞬,慎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动摇,但只是一瞬。

    或许是出于心虚,年轻的忍者伸手揉乱了师弟的刘海。

    “快走吧,不然阿卡丽又要数落我们了。”

    “切,那个黄毛小丫头能把我怎么样。”

    劫发出不屑的鼻音,翻了个白眼。他向来与阿卡丽不和,明明年纪差了许多,但阿卡丽总能一言踩到劫的老虎尾巴。这着实令劫非常不爽。

    “你这话若是让她听见了,她肯定又是要与你打架了。”慎的眼里流露出笑意。

    劫透过刘海的间隙,又看见了他与慎初见时后者眼中温暖灿烂的金辉。因为碎发的遮挡慎的身影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此时劫忽然觉得慎与自己离得好远,像是下一秒就会与自己擦肩而过,随着风的吹拂化作点点星光。

    而对于劫,只剩下一片空白。

    或许是时候修剪头发了,劫这么想道。






———————————————————

可能会有后续(干)

评论 ( 5 )
热度 ( 15 )

© ✨薄荷薄荷薄✨ | Powered by LOFTER